资源税赶走陆克文 矿山巨头政治影响力浮出水面

  因为盛产“猖狂的石头”而备受海内关注的澳大利亚,如今却上演了愈加猖狂的一幕。24日7时,澳大利亚执政党工党举行党内推举,在获得“零支撑”后,陆克文的总理职位被副总理朱莉娅・吉拉德取代,国库部长韦恩・斯旺将担任副总理。

  “这虽然是一个党内推举,却更多体现了政策和矿业巨擘的博弈。”一位澳洲矿山资深人士在接收《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坦言,陆克文这个曾经被誉为澳大利亚最受迎接的总理的上台,导火索就是后期一直争论不休的超额资源税。

  记者了解到,在前总理陆克文的鞭策下,5月份澳大利亚当局曾默示要向采矿等资源行业推选高达40%的超额利润税,默示这项税收将使“取之于民”的资源产品收入通过税收转移“用之于民”。然而如此高税马上惹起了澳大利亚海内矿山的强烈反对,一些大的矿山如必和必拓和力拓公司都曾默示要暂缓矿山开发项目。澳矿业大亨帕默尔更是骇人听闻,声称这一税收将终结其蓬勃发展的历史。此外,大小矿商也纷纷抱怨当局仅提早
三天通告就推选这样一个与行业利益严密相关的税收制度,且不与行业广泛协商的做法不可接收,这令新税推选愈加举步维艰。

  由税收引发了海内选民对后期经济和就业的耽忧,各界都起头对陆克文的做法觉得不满。记者了解到,自今年四月以来,陆克文的民调支撑率节节下滑。“执政工党的党内洗牌,是为了减少陆克文支撑率连续低迷对工党的影响,以谋求工党在今年晚些时候的议会推举中继续保持优势。”上述人士对记者说。

  相比较陆克文的性情
,新上任的吉拉德用“微笑和擅权”获得了更多的支撑。据了解,此前民心调查均表明,吉拉德的受迎接程度明显高于陆克文,以至已有预测机构默示,工党将很可能赢得推举。与信仰天主教、不受女性迎接的反对党领袖托尼・阿博特相比,吉拉德无望获得更广泛选民的支撑。同时,头顶“首位女总理”头衔的她将在上任早期
抓足媒体眼球。

  然而光靠微笑是远远不够的。吉拉德要做的更多的是扭转目前倒运局势。实际上,吉拉德在被选当天就召开新闻发布会,召唤停止当局与采矿业的严重关系,鞭策当局和采矿业就资源税问题进行重新谈判。海外剖析人士默示,从吉拉德的从政经历和风格看,能够必定的是,工党未来处事体式格局将有所改变,尤其是针对此间各方聚焦的超额资源税。下一步,人们将看到当局与资源行业进行更多和充足的协商。

  实际上,除了澳大利亚本国企业外,上述政策也曾让中国企业神经紧绷。海内钢铁业相关人士在接收《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曾默示耽忧,除了对中国企业在澳的矿产投资将受到很大袭击外,对于拥有垄断话语权的“两拓”而言,必然将会通过举高铁矿石价钱,将税负压力转嫁到下游钢铁行业,作为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国,海内钢厂将成为该政策最大的“买单者”。

  “然而从目前的情况剖析,上述资源税的出台可能会有很大变化的空间。”我的钢铁网资讯总监徐向春在接收《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默示。若是资源税的撤消成为现实,一方面对于在澳大利亚投资矿山的中国企业是件坏事;另一方面,作为最大的铁矿石生产国,澳大利亚海内投资政策的稳定,也有利于铁矿石供应和价钱的稳定。

  “然而中国企业更该觉得的是耽忧。”徐向春认为,从陆克文的上台不难看出澳大利亚矿山巨擘对政治的影响力之大,这对于在澳大利亚投资的中国企业显然不是一个利好。另一方面,对于“两拓”在铁矿石全球计谋,澳大利亚当局无疑将会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澳大利亚当局很有可能沦为三大矿山的呐喊者。综上所述,中国企业此时更应当斟酌的是海外投资计谋的多元化和对矿产资源安全性的危机意识的增强。(记者 杨烨 王婧 实习记者 张媛)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fons-tea.com